小農日常 記憶中的那些美食 無一不成那些樂事

你記憶中的美好味道,是哪一道菜呢?是自家巷口中的的小籠包,還是自家媽媽或阿嬤等待著你回家,總是會拿出一桌又一桌如同過年澎湃般的家庭菜餚?亦或是你小時候存在於某個空間中,那些如今已不存在的店面記憶,只記得那些舌頭上的味蕾依舊清晰。

一如往常,討論了今天晚上要吃什麼的老話題。若說問題是有難度的,大概世界上的問題前幾名一定有:

「我跟你媽掉進去水裡,你會先救誰?」

「今天中午或晚餐,想要吃什麼?」

諸如此類的,難以回答到極點的問題,特別是「要吃什麼?」。無論今天是同事、朋友、男女朋友起了這開頭,都難以接話,不管自己提出多少意見或餐廳選擇,遇到不對或不合拍的人,總是會被拒絕的機會實在太高,提出了些許意見反問對方時,都會收到「隨便」、「沒意見」、「我都可以」,這種潑冷水又不想要負任何責任的關鍵字。給了很多組關鍵字餐廳選擇,有的人還會說「我今天不想要吃這個,但吃什麼隨便。」

恩,若哪一天聽到這個我就想要放生對方了,相信看到這篇文章的你,也有遇過類似的人,瞬間激怒自己的底線但又不能表現出來。

不過,今天要說的不是這件事情,只想知道大家在決定餐廳要什麼的時候,有沒有遇過類似的話題?

 

「吃火鍋好嗎?在民權西路站上次吃的那一間。」

「好啊!」(二話不說拿起包包就想要走)

我一向在吃飯的時候,只想要爽快一點做決定,以免耽擱了自己的胃與期待想吃飯的心情太久,到時候起了怒氣大家都會遭殃。

到了吃過一次的火鍋店,鎖定了最愛吃的蛤蜊與蝦當作這次的主力,毫不猶豫地用湯匙撈著等待被下鍋的蛤蜊們,煮成一鍋濃縮再濃縮、提煉再提煉的蛤蜊精華湯頭,若身邊有些許薑絲,那就更完美了。

看著鍋裡的湯頭因沸騰而大冒泡泡,冒煙的程度也沒少過,開心地撈著已經大開的蛤蜊們吃著。突然你冒了一句話,

「我每次帶你來這邊會不會覺得很討厭?」

「啊?」聽到這邊實在不解(但手中還是不停地撈著蛤蜊們丟進碗中)

「因為女生好像都比較喜歡去餐廳吃飯。」

「嗯?餐廳?」

「對阿對阿,有服務生的那種餐廳,氣氛很浪漫的那種。」

「可是,這邊也是餐廳阿。」(而且能吃到飽,更好!)

 

比起氣氛浪漫吃空氣好像會飽的餐廳,我比較愛吃到飽餐廳,若今天的美食也許是隱藏在巷弄中沒招牌的老饕美食,我也愛。但因為你的這番話,讓我不禁思索了起來。

對我來說,到底什麼是美食。

仔細地在腦中不斷的搜索以前曾經吃過的口袋名單,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把老饕系列名單遺留在某個角落,雖然現在寫的美食餐廳相較於以前,確實數量是少了些。想了想,真的對於美食有深刻印象的,好像大多數不在餐廳的記憶。

美食可以很簡單,在便利商店買的麵包與可樂,坐在海邊上聽著海浪拍打岸上的聲音;也許是拿個飯盒,坐在阿里山的山水巨木旁邊看這阿里山年紀最大神木下吃便當,一種自然風格與手上的美食,吹著迎面而來溫暖的風,那種輕鬆自在的感覺。

我開始回想起,那些對於輕鬆自在的定義與味蕾中的回憶,因為當了部落客之後,開始採訪過許多小農,每次採訪都對於他們對自己獨特的農業技術都有獨門的見解。還在樹上的蘋果等待被摘採、剛成熟的甜椒五顏六色、台東池上的稻田們轉成季節的金黃、各式各樣的蔬果被放置在菜攤上等著被提領,彷彿美食上的美味,就在這些不起眼的日常當中。

他們總是每日開懷地笑著,認命著坐著一日又一日的日常工作著。

曾經採訪過一家品牌「好好食飯」,主打著使用在地小農食材與在地特色的餐桌,以遊牧民族之姿、行推動在地食材文化之實,在餐桌上,感受到他們每一個對食材上的認真與感動,聽著小農介紹著自己認真種植出來的好食材,面對著四周圍的人不滑手機回到原始聚餐的美感,一口茶、一口飯、一口美好,譜出獨有的美食饗宴。

有沒有一種美食日常,是讓你懷念許久的?有沒有一種美食,是你一直惦記著?可以跟我分享你的故事嗎?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