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在兆豐農場開車 5 分鐘抵達支亞干部落,從太魯閣族的竹屋開始,漫步於部落當中的街道,筆直卻又彎曲與一旁的溪流成為好友。跟著「阿改玩生活」在支亞干部落中,了解過去、沈醉現在、漫向未來,將部落傳統弓箭成為一道代表愛與勇氣的射線,射入到生火餐桌中,以結合眾人之力,從採集作物、佈置餐桌、學習生火,創造專屬於那個時間、那個地點的原味生火餐桌。想參加在花蓮部落的在地旅行嗎?來花蓮萬榮鄉的支亞干部落(西林社區)的旅行提案給你參考花蓮一日遊方案。

阿改玩生活:部落青年返鄉與地方創生

這次的一日支亞干部落:生火餐桌,跟著「阿改玩生活」創造出不同的可能性。Apyang 與三位部落夥伴,要在部落承接許多傳統文化,也想要回到部落生活。這樣返鄉的念頭,盡可能抓到與長輩上山的機會,將主力放置在支亞干部落的社區發展協會,並以執行各種傳統領域訪查和與耆老的訪談紀錄,一一調查在部落內的建築與傳統文化,找回部落內那曾經的文化空缺。

傳統工寮,我們得以開始並與延續

踏入支亞干部落之前,要認識一個部落,從傳統工寮開始認識起則為重要的文化延續之感。四面八方想要體驗與參與此支亞干部落的耕吧生火餐桌的夥伴們,在花蓮兆豐農場旁的林榮新光站下車,開車到支亞干部落前的集合站:林榮休憩區。一方面是怕大家在支亞干部落內迷路,一方面是林榮休憩區的停車空間真的大,也有地方可以上洗手間。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開車到支亞干部落內的工寮,透過太魯閣族入內的傳統儀式,作為一日活動的展開。三杯酒、三顆檳榔、三根菸,告知祖靈們我們的到來,也希望這次活動的順利結束與平安圓滿。對太魯閣族來說,儀式是部落延續傳統祖先告誡的條款,也是世世代代子孫必須遵守的 Gaya (祖訓)。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由桂竹製作成的工寮,推開竹門中,陽光穿過竹子與竹子之間點細縫照入屋內,一支一支地建築了如今的模樣,有著三顆石頭所搭起的爐灶,不僅提供了媽媽料理的空間,也讓長輩們能夠有個溫暖的角落,生火的煙霧還能在上方放置肉品能熏肉,也能有防蚊蟲的功能。此外,一旁靠近在門口則是給家中強力後盾的男人們,進行守備與照顧的位子。竹屋內的位置都有其考究與意義存在,不得不說從工寮內的舒爽空間,至少我是這樣認為,不僅展現了一家在不同地位的展現,更是將太魯閣族一般生活的模樣而展現給外地前來體驗的遊客理解。

傳統工寮,小小的工寮,卻有著大大的故事。竹屋工寮就像切換現實與回憶的樹洞穿梭點,現在與傳統之間。

漫步支亞干部落:太魯閣族背後的西林社區

想要快速認識不同前來的旅人們,透過打散分組是不錯的方式。從竹屋開始,走向那筆直的康莊大道,通往支亞干部落的各地鄰里。走在支亞干部落非常舒服,不僅馬路大條外,四周圍三不五時有著的太魯閣部落的特色都得以透過「阿改玩生活」的解說,得以靈活靈現與表達方式,讓我們踏在馬路上得以踏實且透過解說方式,快速了解支亞干部落的點點滴滴。

為什麼叫做支亞干部落呢?

支亞干部落的組成約略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其最早的由來為取自木瓜溪的 Qowtux Pais 部落(敵人的頭顱)遷徙而來,其耆老 Kalaw Watan 將支亞干部落命名為 Rangah Qhuni(打開的樹洞),為是部落附近的支亞干溪,從河道上游的幽閉曲折,到了下游的部落住區突然敞開的河道,就像一個被打開的樹洞一樣。如此的美麗、如此的開闊,支亞干部落座落於此。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從鄰里與河流來分界線的支亞干部落,從太魯閣族的發源講到日本時代對原住民進行管制,從山頂上過生活的太魯閣族,在 1914 年的太魯族戰爭之中,不得不將部落遷移至如今的位置。簡單幾句或幾分鐘可以講完的故事,其背後所發展的劇情卻是近百年的代價。從耆老口述的故事,被阿改玩生活記錄下來,也不記得在多少年後會有多少人記得部落遷移的故事與真實,但卻無法替代那過往的歷史與背景。如今,還碩果僅存的還剩下兩個舊部落,為花蓮的大同部落、大禮部落。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走在支亞干部落的道路上,一旁四周都能見到「菱形」的花紋圖案,對太魯閣族來說,此為祖靈的眼睛,代表著祖靈保佑著族人。但其菱形能有更多不同的含義,需要從其花紋來做判斷。在日據時代,將支亞干部落分成不同的鄰里,藉由小河川或溪流得以分辨界線,不同的鄰里的人數也不同,得以展現出不同的特質。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穿越過街道中的洪甗藝坊,則是洪明德老師的陶藝創作天地,非常擅長使用陶土來創作不同原民文化展現。在街道上有傳統柑仔店,能在此停歇買個飲料喝喝,來回穿梭走廊上,看著一旁的各種有趣小物,則是在部落逛街的最大樂趣。

走在清水溪的小橋上,於 19 世紀末太魯閣族人逐漸往立霧溪中下游移動,往北到達和平溪流域,往南發展到三棧溪、木瓜溪、清水溪流域。遠方的山凹,對太魯閣族來說則巨人踩凹的,傳說中的花東縱谷都是依靠巨人的幫忙才有如此平的地方。

從支亞干部落的道路,不知不覺就走到耕吧園區內。到底生火餐桌長怎樣?支亞干部落的弓箭體驗又有什麼不同之處呢?

來到部落,拉拉弓箭、拉拉筋

明明就是弓箭,各地部落都有,但給人感受卻是截然不同。從小受過專業弓箭訓練的 Haru,從傳統弓的介紹,到上弓的方式、拉弓的姿勢,都非常講究呢。對於我們這群純喜愛而前來的人們,能接受到如此專精的指導卻是另外一種的體驗感。此時,真的有沒有射中鏢靶已經不重要,歡樂的氣氛並講求安全下,箭有往前飛就是有及格了啦哈哈。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生火餐桌:走吧,耕吧。一起動手吃吃喝喝,過生活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走讀支亞干部落、體驗傳統工藝,有別於傳統的部落風味餐,等待著我們的是「一起動手餐桌」,隨機分組跟著阿改玩生活的工作人員,一起在耕吧園區找尋植物來裝飾餐桌。劈開竹子切成適當的大小,成為材柴火的養分,學習如何堆疊柴火並生火,烤出一道道香噴噴的碳烤山豬肉,迷人且滴下的油脂成為繼續燃燒的氣氛。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一旁,製作成太魯閣族的傳統甜點芋頭糕(hlama sari),只見大家一同共心協力製作,最後使用炭火直接蒸熟,那綿密且 Q 彈的口感卻前所未見,對,我從來還沒吃過這樣 QQ 的芋頭甜點。有別於傳統的部落風味餐,我想,能與大家同動手製作都是非常有趣的事情,若你跟我一樣不會料理的人也不用擔心,都會有人手把手的一步步教你。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拿著碗、挾著菜與肉,那份共享的感動,在同一個餐桌上得以展現。

在部落旅行之中,最迷人的事,可以拋開所有的成見與地位,在此,也不分任何工作的成就與頭銜。有的,只是為了前來旅行的人們一同參與,並完成某些事情與任務,最後收工享用美好的一餐,伴隨著沒有光害的星空之下,那份溫暖。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支亞干部落 太魯閣族的部落一日遊 跟著阿改玩生活的旅行提案 - 黑崎時代

支亞干部落在哪裡?

在花蓮萬榮鄉的支亞干部落,從兆豐農場開車 5 分鐘就可以抵達,為太魯閣族的傳統部落。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