崁頂部落 編織苧麻和獵人包 走,我們跟著獵人上山去!

一起 kaiana 崁頂,這次藉由部落學習工作營到崁頂部落,將苧麻砍下、整理而成繩子,將一片片的竹片,編織成迷你版獵人包,揹著它與便當上山去。

原來這是傳說中的苧麻

Ibu 說,她在這邊種植了非常大量的苧麻,因為苧麻容易雜交,將不同品種區塊分開的種植。看著桌上已經整理好了這批線材,都是從苧麻取下後曬乾並製成的,苧麻這植物我不陌生,在許多地方也會使用苧麻來當成編織繩線的材料。雖然網路上都這樣說,課本也這樣說,但我根本就沒看過苧麻本人到底長怎樣。(畢竟從網路上照片跟看到本人感覺上是會有差的)

我們這群志工,看著 Ibu 到苧麻田內,先採了幾根苧麻回來,這苧麻的長度完全超乎我的想像,原本以為可能就是低矮的樹叢,為了要編出來的繩子很長,就會用非常多的苧麻來處理與編織。除不知,我這台北俗現在才發現,原來苧麻可以長得比一個人還要高,整個有被刷新三觀的感覺。

跟著 Ibu 示範,將這些苧麻的葉子拔除,皮整個剥下來,才是我們要處理的地方。把皮剝下來了之後,也還沒有完畢,要將皮與裡面的纖維完全分開,才是最難的步驟!部落智慧何其多,Ibu 教我們可以使用彎曲的10 元烤肉夾,想辦法把皮剥下,看著 Ibu 順手的分開,也多給我們幾條試試看,才知道……看跟實質上做,兩者是有鴻溝的!

我們先學會著將 Ibu 曬乾好的苧麻纖維,找出適當的粗細,將兩條想辦法變成一條,但說也奇怪,光看著 Ibu 操作也覺得困難度沒有這樣高。哪知道,先拿了兩條晚上回去處理,但怎麼就是抓不到訣竅!對,依舊記著每個人洗完澡,就拿著兩條苧麻纖維,靠著大腿摩擦與手的巧勁想辦法將苧麻纖維,編織成可以使用的繩子。

有需要去除腿毛嗎?
歡迎來到蓋亞那工作坊,學習編織苧麻線。

編織、編織,竹編讓我懷疑人生

▲ 大家想要做中間尺寸,但孰不知能力只能做最小的

正當以為處理完苧麻線已經是功德圓滿之後,誰知道完全不是這樣,才剛開始而已。接下來,要將將竹子的細絲,編成明天跟著獵人上山去的獵人包,當成竹編時尚便當袋。

說到編織,這是我最不擅長的東西。回想起在每個部落中編織的物品,即便連最簡單的拿針縫物品也是一個災難的開始,像是神山部落中我縫了一個月亮吊飾,也是歪七扭八。還有,到南竹湖部落使用月桃編,做成能承裝小米酒的容器,也是編到大家都已經快完工,我只能馬上求助部落媽媽依然還是搞不清楚狀況。若要說到手工要多慘烈,就是哀,可能就是另外一個平行時空那樣的難吧。

但怎樣不擅長,還是需要面對事實。拿著不同長短與粗細的竹條,拿著長方形木框利用不同的條數計算與固定,光是開頭就讓我一臉茫然。對,昨天在處理苧麻的時候,大家紛紛嚷嚷做便當盒太小了,要做最大的獵人後背包,恩,現在看來,好像是太看得起自己的手藝了。

從上下交疊的普通編法,到滾邊織法,手裡引導著細竹穿梭在一個又一個的屏障,牽引一個又一個的意念繞著一圈又一圈,漸漸的形成一個還可以看的雛型。雖然,有時候會因為恍神而拆掉,有時也會因為搞不清楚滾邊織法,又拆到一些,就這樣前進一大步,又退了幾小步,緩慢緩慢地慢慢往上走,才形成了一個勉強還可以看,但還沒有收尾的獵人便當包,那瞬間,覺得自己好像完成了一個偉大的工程感。

人家說:「萬事起頭難。」但我覺得,收尾,更難。

▲感恩同行神隊友教導我收尾,好感動

難,是因為它有非常多十幾種不同的收法,講簡單一點,你都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想辦法把尾端收起來就行。內心想著:「不就是把線材起來嗎?」但,要藏的好看、藏的漂亮、藏的有本事、藏的夠藝術,又是一門本事。正當腦袋思考著以上條件,但無奈的是時間已經不夠用,等等晚上要參加崁頂部落同樂晚會,天啊!不知道是否有家庭小天使可以幫我,真心希望若晚上放在床頭隔天就會自動好了,奇怪的願望。

想來崁頂部落體驗竹編、知道小米的故事嗎?可以跟蓋亞那工作坊洽談遊程喔!

縱谷原遊會活動資訊
指導單位:交通部觀光局
主辦單位:交通部觀光局花東縱谷國家風景區管理處
執行單位:蓋亞那工作坊、雅比斯國際創意策略股份有限公司

縱谷原遊會 Facebook 粉絲團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