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玉里 春日社區的織羅部落 稻田中的看見台灣大腳印 一起品味部落的故事

你或許不知道織羅部落,但你也曾經看過或聽過齊柏林導演所拍攝的電影「看見台灣」中,有個令人驚豔的一個畫面。那是從空中所拍攝的「稻田中的大腳印」,這些大腳印就位於花蓮縣玉里鎮的春日裡中「織羅部落」。這次,前往了織羅部落,逛了部落導覽,跟著在地的部落人們體驗在地的彩繪米 DIY,吃著織羅部落才有的葛鬱金、金多兒筍與在地的稻米所形成的一桌美食。

這次,「用一桌餐食,說一段故事」。

感謝這次受到「花東縱谷國家風景管理處」之邀,才能實地的走訪三天花蓮部落的行程,用最原始的角度與親身體會,這些台灣在地的原住民文化與熱情到底有多美。

在走訪行程之前,一直擔心的前來的颱風不要來搗蛋,因為這幾天的行程,都是走進田野、爬上山谷、眺望遠方、在溪谷中站在溪流上游的大石頭上,看著美景。還好,這幾天的行程下來都很順利,該下雨的時候下雨,該出太陽的時候就出太陽了!實地到了織羅部落,就深深的被這邊的人文土地給吸引。

193 縣道上的看見台灣稻田腳印 織羅部落

從台北到花蓮,一個不遠也不近的行程,總是在普悠瑪上需要點時間沈澱。每次只要到了花東,都必須在火車上相較於高鐵的速度,用著自己穩定的步伐前進。我總覺得,台灣雖然在世界的地圖中是個小島,時區都是同一格時區,但每個縣市都有他自己獨特的時間觀念,總覺得,到了花東都是把台北的一個小時當三個小時在用,步調緩慢,慢慢地用走路的方式都覺得才能深度的體驗這個城市或鄉村。

抵達了瑞穗車站,再搭著太巴塱部落車隊,前往「織羅部落」。歡迎我們的是在地的部落人民,用四位超級可愛的小朋友,從頭到腳穿著阿美族的傳統服飾,唱著阿美族的歌與舞蹈,歡迎我們這群人的到來。阿美族,一個在台灣分佈最多也最廣的民族,但每個村莊或部落都還有保有他自己獨特的特色。

在織羅部落中,不只有阿美族,就連客家、閩南與外省大家一同生活著,在這邊不分你我,有的是大家一同為生活打拼的態度與堅持。這迎賓的地點,有棵大樹,雖然名稱不像台東池上的金城武這樣響亮,但也是齊柏林導演在拍攝時候,跟劇組與部落的人一同討論相關事情的一棵大樹下,只有親身走進去部落,才能體驗這之間的生活點滴至感動人心。

旁邊就是北回歸線經過的春日派出所,上面有著以太陽為圖騰的符號,你可以在這邊用巧妙的角度,讓自己頭頂上帶著一頂太陽。走在織羅部落的社區裡面,年輕人不多,目前居住的都還是以老年人最多,這次跟我們介紹導覽的,也都是為了部落特地一個星期,都要從台北淡水搭著火車前往花蓮玉里,介紹著自己阿美族的背景與這塊土地,也讓自己的小孩也能認同自己身為阿美族的一份子。

文化的傳承不是在故事館或許多的歷史文物館看看介紹而已,部落中的文化傳承因為都沒有文字紀錄,都是小朋友跟大人一起生活,一起聽著大人們所講的故事與生活經驗慢慢的傳承下來,但因為每個部落都面臨到一樣的問題,年輕人都出外打拼沒有回來,這一層文化終究會在某個層面失傳。

走在部落當中,織羅部落有少許的寧靜,也許是因為在這邊居住的年輕人少了,老人相對地多了。因為織羅部落如同前面說過了不只有阿美族居住,所以四周圍的社區裝飾也帶有其他民族的特徵與美麗。

不管是貓,還是討人摸摸的狗,走在織羅部落的社區當中,很難得可以光明正大地走在馬路正中間,看著一邊是中央山脈,另外一邊則是海岸山脈,夾在兩個山脈中間都是這邊的景色。彷彿一條馬路可以直接通往走到山上的道路,筆直的如同人生毫無顧慮的前進。

五穀宮,裡面供奉的神農大帝的故事,聽著阿美族講著以前自己族人的故事。阿美族部落我去了幾個,但每次去的同一個民族卻不同部落,都會給我截然不同的感受。那份感受我很難一時之間用簡單的言語表達,從人文至信仰,從土地至自然,那是一種大自然與民族的融合感,在這邊依靠著自然生活,依靠著在這邊的土地生存。

走在織羅部落的路途當中,我們這一群人然而然地就受到了在地耆老的目光,拿著部落當中才有得竹製酒杯,開喝的程度根本就是尾牙,邊唱著部落才有的獨特歌曲。

「等等,不是要部落導覽嗎?」
「走一走就開始路線歪掉開始唱歌喝酒,也是一種生活態度。」

要接過耆老們的手中的酒杯也是有訣竅的。先問候個 Na Nei Ho (你好),接到酒杯的時候要說:這麼多(以表示接受的意思),在地的耆老們開始唱歌跳舞,等等,你剛剛手不是還拿著拐杖嗎?可以為了跳舞拐杖都可以不要了。

再也沒有其他事情,可以比這樣的單純簡單還要來得快樂!

▲織羅部落隨便路邊都超級美 (照片提供:安妮的天空)

 

織羅部落的米 86 彩繪你對部落的想像

在織羅部落當中,最能代表織羅部落的三種作物:稻米、葛鬱金、金多兒筍。其中,有一群互相信任又互相幫忙,非常團結的一群小農,在這組成了「米 86」團隊,這「米 86」其實來自於阿美族語的 「Mipaliu」。過去,部落的人們在稻米收成的這段期間,因為人口缺少能工作的人不多,因次會在家家戶戶需要工作的時間,互相幫忙,互相協助割稻、插秧等等一些農事,象徵了部落傳統文化當中的互助,因此取名叫 Mipaliu,也是米 86 的由來。

其實類似互助的這種狀況,在其他族群都會用「割稻飯」來表示,對前來幫忙的人的一種感謝與尊重。反映出傳統文化與經濟上之情感的交流,從尊重自然、尊重土地到消費者至餐桌上的每一個細節,對於自家故鄉的一種尊重與夢想,大家一起打拼的一種奮鬥狀態。

米 86 中的米,都是使用自然農法的心血結晶,與其他慣行農法相比,收成的程度自然少很多。聽著他們說,若使用慣行農法,一分地一期光是農藥的成本就要 3000-4000 元左右,若使用自然農法,使用分解菌就只要 100 元的成本,不僅成本少了,為了整個大自然環境的健康與客人食用著想,也對土地友善了。

米 86 有獨特的彩繪米 DIY,這邊所使用的是「台農 74 號」的香米。這台農 74 好的香米,是日本米競賽獲得金賞的好米,可以算是香米屆的台梗 9 號。但你知道,全台灣光是米的品種有多少嗎?光是米,就有 200 多個品種呢!天啊!怎麼可以這樣多!

為了要推動部落在地的農產品,因此開發出來「米彩繪」,現在變成來到織羅部落搶手的招牌產品了!這次使用了五種顏色的米,從紅米、小米、白米、糙米、紫糯米(雖然看起來是黑米),透過把模具傾倒的方式,層層疊出自己所想要創作的樣子。看示範的樣子很簡單,但自己操作才知道怎麼這樣困難,因為只要不小心把傾斜的角度弄做,弄出來就是很奇怪的樣子。

不過,自己安慰自己說:「越是看不懂的東西才是藝術。」

 

織羅部落風味餐  品味一個部落的故事

▲這只是其中的一個小角落

親手做出來的彩繪米 DIY 總是不同,但也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了。我們抵達部落的用餐地點,看著這桌上滿滿的在地食材,不僅讓人食指大動忍不住想要快點朵頤。說到織羅部落的三寶:稻米、葛鬱金、金多兒筍,在這餐桌上有多熱鬧。

從放山雞、放山鴨,到這些吃下去讓人滿足的烤鴨皮,桌上所墊的葉子與其他裝飾,都是為了使用在地的材料就地址用,也不增添其他的垃圾呢。

▲讓人食指大動的竹筒飯

野菜區,則是地瓜、芋頭、玉米,都是使用在地小農生產的自然材料,簡單的水煮烹飪呈現最原始甜美的氣味。玉米筍、涼筍、石蓮花,呈現了最簡單不過的生菜沙拉之部落版本,在織羅部落當中,有什麼在地當季的食材,就吃什麼。那是一種最簡單滿足的味道!

▲在地小農之南瓜派,好吃到大熱銷

放在桌上的餐具,鋪著大地色系的餐桌墊,用著手工製成的檳榔鞘當成湯碗,這樣使用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在台東長濱的南竹湖工作假期,也是現場製作成這樣的湯碗使用,簡單方便,也不對大自然造成影響。但我格外的喜歡使用這種充滿大自然材質的物品,感覺更加貼近自然了些,根本是現成的自然風、森林風。

擺在甜點區,則葛鬱金飲與葛鬱金果凍(火龍果口味)。老實說,葛鬱金因為有支鏈澱粉的關係,喝起來會有點稠稠的不順口也很不習慣,但卻有點甜甜的味道,起初一開始還不習慣,但喝幾口就會為葛鬱金的味道上癮了,多喝幾杯我都可以啊!搭配著葛鬱金火龍果果凍,在地小農所栽種的火龍果跟葛鬱金非常地搭,簡單淡淡的甜味與火龍果的香氣,著迷了。

大伙一同前往拿著自己所喜愛的菜色,一邊用著最簡單與在地接地氣的餐具,吹拂著最自然的微風,相互的聊天話家常,有多久沒有這樣吃飯了?

 

葛鬱金是什麼?

▲是不是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路邊盆栽

葛鬱金是竹芋科竹芋屬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在織羅部落中,被稱為 Alida 或 Dangaciw,但其實並非台灣原生作物。葛鬱金的膨大塊莖為主要經濟部位,在其他地區是葉用觀賞品種(老實說,很像一般普通的盆栽感),而膨大的塊莖內含澱粉,是台灣早期勾芡用的太白粉主要原料。

織羅部落相關行程

遊程 1 稻田腳印餐桌一日遊

文化導覽 → 農事體驗 → 稻田腳印餐桌 → 八卦網體驗 → 米彩繪DIY → 野菜下午茶 → Tribal Queen Art & Café – 部落皇后藝術咖啡館

遊程 2 風味餐半日遊

文化導覽 → 米彩繪DIY → 風味餐 → 八卦網體驗 → 情人袋DIY → Tribal Queen Art & Café – 部落皇后藝術咖啡館

預約報名:織羅米 86
聯絡資訊:0919-322737  黃郁惠
備註:※須提前 14 天前預約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