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蹦火仔 我們在即將失去的捕魚文化中 找尋可以回憶的片刻

來到北海岸一日遊,除了到萬里、金山走走,吃吃金山鴨肉逛逛金山老街,但你曾知道在金山還有一種漁業的傳統百年捕魚技法嗎?有的,它叫蹦火仔,是一個全台灣唯一所保存的傳統捕魚法,使用電石添加水所產生的乙炔氣體,在青鱗魚魚季時,瞬間在海面點火燃燒成火炬,讓瞬間的火光吸引青鱗魚跳躍至海面上,再用三叉網將跳躍受到驚嚇的青鱗魚撈起。這樣的美景,全世界就只有在台北金山才看得到喔。

這次,跟著讓我們跟著在地台北金山小旅行,走訪磺港、魚路古道,跟著青鱗魚跳耀著海面,捕捉金山蹦火仔的那個美妙動人時刻。

磺港與魚路古道 那些你不曾注意的金山點滴

在打亂季節的梅雨季當中,很難得會有晴朗的好天氣,我走向金山海灣溫泉會館是這次活動的集合地點。金山的著名景點與一日遊行程有很多,像是逛逛金山老街、吃吃在地的鴨肉、到中正亭眺望著金山最著名的景點-雙嶼燭台。這次,想要利用金山蹦火仔的季節,來體驗走訪金山較為深層的在地文化與產業,認識更深度旅遊的金山文化。

磺港,是一個簡單的台北金山的小漁村,整個磺港背山面海,曾經有一說是 300 年前,西班牙人運輸硫磺的港口,故名「磺港」。這樣的磺港中,有個「磺港漁火」而獲得金山八景(請看註解)的美名。

註:金山八景分別是:八煙望洋、竹峰吐霧、磺嘴吼煙、水尾泛月、燭台雙嶼、龜島曉日、磺港漁火、跳石銀瀾。

在磺港,停留著許多大大小小的漁船,都是在地金山漁民賴以為生的工具,有些漁船後面放著一層又層的堆疊如山的螃蟹籠,有的民宅或漁船上放置著延繩釣的器具,還有的稍大的船上掛滿了許多的 LED 燈泡,為的是等太陽下山好出海捕魚放出亮到不行的燈光。從一開始的漁火,隨著科技的發展演變成黃燈泡,至今已經轉變成了 LED 燈,到底這些科技的演進,帶給了漁業有多少的衝擊……。

在路邊的一個小濕地,等退潮時所看到遍佈滿地的扇白招潮蟹們,除了扇白招潮蟹以外,仔細地尋找其他招潮蟹的蹤跡。超可愛的迷你小小招潮蟹在濕地上走來走去,三不五時揮舞著自傲的螯,彷彿在宣告自己的領地。這應該是我看過最密集程度的招潮蟹區域了,多到遍地宛如麵包上的芝麻一樣,台北的紅樹林、淡水、八里密集度都還沒有這邊多呢。

在金山開始的魚路古道,從金山磺港漁村到台北士林,約略 30 公里。在幾百年以前, 金包里(金山舊地名)的漁民利用這條古道,擔著魚貨翻山越嶺,走至士林販售,然後再返回至金包里。那是一條每天都需要走上 60 公里的道路,至今看著 Google map ,還是無法想像到底有多辛苦與討生計,就這樣販賣著自己補來的魚貨。

也曾經聽到或其他謠傳說,這是一條見不得人走的路,是因為拿磺礦走私,才會有此一說。看著不遠的金山區漁會,聽著導覽解說著晚上的重頭戲-金山蹦火仔,免得還不尤其忍不住興奮的角度,期待的夜晚的來臨。

豪氣漁夫餐

我們這一行人搭上公主號 98,老實說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大艘船耶!這次要在船上面先享用一下漁夫餐,卻是滿滿的海鮮粥,滿滿的蝦子與蛤蜊,還有其他一些火鍋料,但我根本隨便撈都是海鮮啊~有點太誇張了。坐在船上吃飯也是還蠻新鮮的體驗,不過也不是第一次體驗。

在吃飯之前,雖然也不清楚稍後能順利看到金山蹦火仔捕魚的畫面,但內心中總是會有一份期待。一邊吃著剛煮好的豐富海鮮粥,稍後等等還會有各式各樣的海鮮碳烤大餐,但又擔心等等在船上四處拍照,是否可以抵擋的了在船上暈船這件事情上。

擔心太多成不了事,不如,就把擔心放諸於胃後,把焦點放在美食上。

燭台雙嶼神秘海岸 遠眺

吃飽飯過後,讓我們追逐著海上的風浪看著金山,遠眺著燭台雙嶼與神秘海岸。以前,曾經只在金山風景區的中正亭上,遠眺著燭台雙嶼,這次有機會從海上觀看,那種感覺特別的不同,就好比像你一直看著某個事物的某一面,但另外一面不曾看過,只能用那些不足的想像力去彌補,等到真實看到了又是為之震撼。

 

 

 

 

 

 

 

 

 

 

 

 

 

 

 

 

 

 

▲另外一面的雙嶼燭台

今天天氣好,以致於海上並沒有太大的風浪,讓我們這些部落客與媒體們,可不用太大擔心要邊拍攝然後擔心自己暈到半死的窘境。但也同時,感謝今天的天氣好,才能讓我在海上配著獨一無二的夕陽,用另外一個角度看著習以為常的台北金山美景。

海上的變化特別大,一下是無風無浪的狀態,可能隨時轉變成有點小浪,從外海看著台灣只知道現在自己身處在金山外海,但又不能肯定其所在位置,那是一種漂流的感覺。

▲已經做好準備,等待著太陽下山開始工作捕魚的孤獨小漁船

 

金山外海體驗海釣 小魚快上鉤

距離晚上的金山蹦火仔還有點時間,隨著太陽西下也沒有其他景色可以看了,接下來開始我們晚上的另外一個活動:體驗海釣!之前在澎湖晚上經歷了釣小管體驗,但這次在金山外海出海海釣還是人生的第一次。伴隨著打開船上的燈光,還好今天風平浪靜沒有什麼太大的狀況,船長與手下們都有事先先把魚鉤與釣竿都準備好了,我們這群初次體驗海釣的人就要來看看是否可以釣到魚了。

船長都會告訴我們現在的魚群狀況,並且幫我們事先都開到有魚的地方,剩下都是靠自己的人品運氣與後天的努力。不過,可能是今天大家人品都大爆發吧,釣竿才放下去沒有多久馬上就一隻!瞬間提高在場所有人的士氣,每個人都跑去體驗一下海釣的感覺,在海面上吹著微風,等待魚上鉤的過程中真的很放鬆。看著海面上被燈光照射過後的海面,不僅水質清澈以外,還可以看到距離船上不遠的海面上,三不五時會有魚兒們靠近,像是飛魚、竹筴魚等,還有些事即便釣上也無法食用的魚種。

第一次體驗海釣著實神奇,除了感受到大海的各種魚群生命力以外,更能在海上用另外一個角度看著已經習慣的世界。但過沒多久,我也釣到屬於自己的第一隻魚兒了,從把魚兒拉起至水面上,即便是隻小小的魚掙脫鉤子的生命力,真是不能小看,想要跟著魚拍照可是差點被魚打臉的狀態。

 

百年捕魚傳統文化 即將失傳的金山蹦火仔

吃飽飽之後,本次的任務就是要來看到金山流傳百年的蹦火仔,但再看看之前,讓我們來了解一下到底什麼是蹦火仔。

「蹦火仔」是使用磺石加水產生乙炔,用點火的瞬間點燃火炬,會發出巨大的「蹦~」爆炸聲響,利用瞬間的火光去吸引數以萬計的青鱗魚群跳躍至海面,漁民再用叉手網將魚補起的珍貴畫面。

從以前到現在,全台灣也只剩下台北金山的磺港漁港還已在用這樣的方式捕魚。其中,蹦火仔的漁船越來越少,以前聽說剩下「富吉號」、「明順號」、「全勝二號」、「永漁發號」這四條漁船還有到了魚季會出海捕魚,但,好景不常的事,等到我這次去採訪與參加活動,才知道現在已經從四艘船剩下三艘船還有在繼續固定捕魚了。紀錄這在 2016 年 8 月就登記在新北市文化資產的當下,我覺得不知道明年 2020 年是否還可以看到這樣的珍貴畫面。

有人說,因為季節變化的關係,青鱗魚的產量越來越少。從以前的全勝時期,金山的外海上會有 40~50 艘的漁船出海捕魚,相較於早期的漁船數目,現在的 3 艘漁船已經變得在魚季時,天天出海魚,期望著大量的漁獲捕撈,取而代之的是空手而回的畫面。這些,也許在不久之後,會變成只能從以前有人拍攝的照片與影音紀錄,來回憶當初過往的珍貴。

若沒有金山的蹦火仔,也許,我們就無法親眼見到保力達 B 廣告的那些畫面。到底,之後會不會變成腦海中的回憶,也要看的是天氣與大環境的變化。

因為出海所需要的成本高,一艘漁船出海就需要七個人同心協力,各有各的專職任務要做,少了一個都不行。負責找尋魚群所在位置與點火的,叫火長;其餘的人,有些人負責放叉手網的放置,各司所職。大家出海都是為了經濟壓力的生存,但補著被這些小不點的青鱗魚,大量大量被載去中南部當虱目魚或龍膽石斑的飼料,所能賣到的價錢非常的低廉,卻養養不起這樣一艘船的營運成本與人力支出,不僅苦力做工,更是沒有一個年輕人願意接棒。這些阿伯們,個個笑著最年輕的叫 60 多歲,最高學歷的還有大學畢業,需要多兼職多樣工作,才能養的起家庭與一般生活支出。

我也不知道,我在寫這篇文章的當下,是能記錄下多少這些台灣在地文化與重要的資產。也許,在自己的生活當中,總有個不被重視或不被在乎的在地文化,先無論要用怎樣的方式保留與後續協助相關產業進行,那都是一個很大的申論題。我喜愛著用文字與照片記錄這些,等待應該要被看見的小城市大人物,看著他們生活的日常與那些不起眼的大小事,也不是會造成很大轟動的話題與暴力喜心容易吸引別人點閱的標題與故事。

但,總希望會有哪天,讓這些故事被保留著,留給那些對這在地文化、歷史與記憶,有興趣的人們一個回憶。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1. 您好!想請問蹦火仔的活動需要與哪個單位接洽報名呢?謝謝!

    1. 你好,我是參加北觀處所舉辦的媒體團。
      但許多旅行社在金山蹦火仔這段時間內都會有舉辦遊程,只需要上網 google 『金山蹦火仔』
      都會出現相關一日遊的行程
      .
      到時候再報名就可以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